Style

The Bodyguard【12】

很有big:

好像,日,更,了。


不知道能不能被LOF放过。







【苏越】不悔(生子)

越人归:

第二十一章


 


陵越的伤只好了个表面,骨头损了怎么得养上三个月。


 


可他是天墉城首徒,是他害天墉城为世人误解,他不能躲在山上当懦夫。


 


凉风在阴暗的松林里解脱自己,月亮只露着半边脸,印在一条连着断崖的溪流上,磷光忽闪。


 


巡夜的人来了一波又一波,陵越和张小凡路过了百里屠苏两次,直到天光乍破,百里屠苏才囫囵睡了一觉。


 


可没一会天音寺的和尚就敲起了钟,出家人的破习惯,好像大清早不敲钟,这一天都不会开始。


 


百里屠苏本就没什么困意,索性张开眼,枕着手臂望着天空出神。


 


流波山的蓝天碧洗一般,温柔的太过分了,包容着这片土地,也纵容着一切灾祸。


 


百里屠苏忘了,青天白日的褐色树干上、稀疏的绿色叶子里一袭红衣真够显眼的,清净了没一会就有正道小弟子站在树下质问他:“阁下是哪路英雄,还请到总坛一聚。”


 


什么总坛?


 


一堆帐篷围出来的空地而已。


 


百里屠苏当没听见,近乎呆滞地看着山与天相交的远方。


 


“敢问少侠是什么人?出现在这里所为何事?若是来支援正道的英雄还请总坛一叙!”


 


百里屠苏还在想为什么支援正道的就是英雄,这边就有越来越多的人涌上来,交头接耳着说要请长老来。


 


突然有人眼尖,叫道:“这是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几不可见地叹了一口气,跳下了树干。


 


人群散开,唰唰唰离百里屠苏三尺远,拔出剑对着他,还有几个弟子匆忙地跑向总坛报信。


 


百里屠苏抬腿往前走,小弟子们也只是举着剑后退,留出一条通道让他走,不出几息便连身影都看不到了,几个门派的长老匆匆赶来见到的只有无头苍蝇一般的小弟子们。


 


“百里屠苏呢?”


 


“走……走了……”


 


“为何不拦住他?”


 


“拦了……”弟子们哭丧着脸道:“拦不住啊!”


 


田不易道:“不怪他们,我同那百里屠苏交过手,便是我们全在这了,也未必能拦住他。”


 


苍松讥讽道:“田师弟何故涨那魔教妖人士气?”


 


普泓方丈摇摇头,问道:“可有人受伤?”


 


“未曾,百里屠苏没有动手。”


 


“如此再好不过了,都去别处巡巡看吧。”


 


人很快就走光了,三三两两散去的小弟子中还有人和同伴吹嘘百里屠苏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在没经历过仇恨的少年人眼里,正魔似乎并没有那么深的芥蒂。


 


陵越还站在树下,抬起头凝视这棵树上最粗壮的树干。


 


张小凡在一旁等他,见他一动不动便问:“阿越你在看什么?”


 


陵越淡淡道:“我们昨夜巡过此处两回。”


 


“是……怎么了?”张小凡愣了愣,反应过来后道:“他或许是今早才来的。”


 


陵越点了点头,转身走在张小凡前面。


 


张小凡咬了咬唇追上去,问:“你觉得他来这干什么?他是要参与正魔大战么?”


 


陵越沉吟道:“来看我。”


 


张小凡有点懵,“啊?”


 


陵越笑了笑,“别看他看起来好像很威风,其实脑袋是木的,没有什么弯弯绕绕,他做的事情没有深意,这么想也就这么做了。”


 


陵越可能不知道自己这时候的表情有多灵动而鲜活,眉峰挑起一点点,眼睛有些弯,两颊的肉因为嘴唇的弧度比平时丰润许多。


 


张小凡看着陵越光洁的侧脸,苦笑了一下,“阿越你就一点都不觉得他会利用你骗你?古往今来多少豪杰陷入情爱的时候,都是分不出好心坏心的,临了头才看明白。”


 


“我有什么可利用的?”陵越收了笑容,“他是否对我真心,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


 


张小凡见陵越动气,连忙解释道:“我不是在挑拨离间,我只是……担心你,我知道你喜欢他,我不会妨碍你的!”


 


陵越歉意地看着张小凡,“小凡,对不起。”


 


张小凡黯然道:“我不是要你对不起,哪怕你和我再无半点可能,我也希望你能开心能幸福。”


 


陵越抿着嘴说不出附和的话。


 


张小凡猛地抓住陵越的肩膀,“阿越!你们私奔吧!跑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了!我知道除了中原世界还很大,很多地方是没有修仙没有正魔的!”


 


陵越轻声叹道:“还是个孩子啊……”


 


“什么?”


 


陵越摇头,安抚地拍拍张小凡的手,“小凡,谢谢。”


 


他如何不愿意跟百里屠苏走?他早就后悔了。


 


可他和百里屠苏哪里是只隔着正魔的界限呢?


 


不知道安生了多少日子,鬼王宗不动如山,正道也不敢轻举妄动。


 


天地骤变大概就随便的发生在一夜之间,对于懵懂的小弟子们而言,好像是一觉醒来天就变了。


 


是真的变了天。


 


碧洗的蓝天忽然成了亮黄色,鬼王宗占领的那块山头尤其,无数的光从四面八方射往那块地方,空气中的粉尘都被照亮了。


 


正道众人召集在一起。


 


涵素掌门凝重道:“夔牛要出世了,鬼王宗便是在等这一刻。”


 


有人问:“等到夔牛是要干什么?”


 


普泓方丈悲悯道:“鬼王宗有一个邪物名叫伏龙鼎,集齐四大凶兽便可复活兽神,夔牛是最后一个。”


 


满座惊颤,没人会不知道兽神,那是远古最强大的力量,亦正亦邪,当年便是走上了邪路,最后四大门派掌门加上巫女玲珑耗费毕生道行才将其封印,巫女玲珑更是化为了镇压石像。


 


田不易厉声道:“我等势必要阻止兽神复活,不论付出任何代价。”


 


灵力暴动来的很快,就发生在傍晚,太阳将落未落。


 


密密麻麻的人往鬼王宗所在的山头赶,张小凡趁乱告诉陵越,“阿越你一定一定要注意安全,百里屠苏还在等着你。”


 


陵越心中一软,“我会的,你也要保护好自己。”


 


张小凡灵机一动道:“要不装死吧!然后让百里屠苏偷偷把你带走,这样你便是英雄,不是叛徒。”


 


陵越就像在看不懂事的孩子,低声道:“我不能做逃兵,小凡,真的谢谢你。”


 


张小凡揪了揪须须,“我又出馊主意了……”


 


“老七呢?”田不易看了一圈,在天墉城蓝紫色的道袍里逮到一个青白色的张小凡,吹胡子瞪眼道:“老七你还不给我回来!”


 


张小凡连忙对着陵越挥了挥手,愁眉苦脸的跑回到师傅身后。


 


田不易骂道:“你干脆入赘到人家天墉城算了!”


 


张小凡嘟囔道:“我倒是想啊……他却未必肯要……”


 


“没出息的东西!”


 


苏茹劝道:“好了好了,别给鬼王宗的人看了笑话。”


 


这真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山头,唯独一道光轮悬挂在半空中,斑驳的黄光散射,成旋涡状在光轮中间来回流转。


 


鬼王宗一众人挡在光轮前面将正道拦住,鬼王已经支起了伏龙鼎,四大护法围成一个铁桶。


 


这时候都盯着眼前的敌人,百里屠苏堂而皇之的站在不远处的林子里,无人问津。


 


不知道是哪方先动的手,所有人操起了自己的法器,霎时间尖锐的斗法声呼啸山林。对于鬼王宗普通教众来说,这就是单方面的屠杀,鬼王似乎不在意死了多少人,他只需要拖到足够的时间。


 


尸体堆砌,血水飞溅。


 


冷兵器没入皮肉,发出骇人的迸裂声。


 


田不易一跃而起,剑尖直逼鬼王,叫战道:“万人往!多年不见你竟躲在小喽啰后面做起了孬种!”


 


青龙护法扬起拳头引走了田不易的剑,“还轮不到宗主出手,让我青龙来会会田首座!”


 


田不易大怒,对着众人喊道:“快切断鬼王和四方鼎的维系!”


 


夔牛的的角钻出了光轮,凶恶的吼声几欲撕裂空气,正道诸位长老倾巢而上,可鬼王宗四个护法无心斗法,仅在拖延时间,打斗了几个来回便把战局往外围引。


 


普泓方丈双手合十颂念心法,使出了天音寺的万灭心钟,虚化的佛钟晃在夔牛头前,一下一下沉重的敲打着夔牛,夔牛愤怒地嘶吼,前蹄挤出光轮想要打破佛钟的束缚。


 


鬼王见势不对,猛地一掌拍向普泓方丈,普泓毫无提防之下一口心血喷出,功法中断,万灭心钟顿时粉碎。鬼王按捺不住了,另一手直接去撕扯光轮的边沿。


 


涵素拂尘一扫打向鬼王,鬼王一手迎上涵素,另一只手不退分毫。


 


涵素道:“天墉弟子何在!”


 


“弟子在!”


 


以陵越为首的天墉弟子快速列阵,脱出战群,接手涵素对上鬼王。


 


鬼王冷冷一笑,伏龙鼎一横,其余三大凶兽被召唤而出,夔牛嗅到同类的气息变得更加疯狂了,在光轮里横冲直撞,涵素施法定住夔牛往里推,倒是势均力敌。


 


三大凶兽在天墉剑阵里扑腾,鬼王定睛一看认出陵越,飞升掠到陵越身后,竟然直接穿过剑阵扼住了陵越咽喉。


 


鬼王笑道:“你说我拿着你交换,百里屠苏会不会乖乖来祭我这四灵血阵?”


 


陵越冷笑道:“你不如试试吧,他真死了倒是好事,但绝不能助纣为虐!”


 


陵越的态度让鬼王深感诧异,他渐渐收紧了指骨,“那我先送你上路吧!”


 


随后鬼王大笑,焚寂剑划过他的鬓发带下一缕,剑尖袭在鬼王腕骨之上,鬼王立刻一个旋身收了手。


 


焚寂立在陵越身前,剑柄微微抖动。


 


红光一闪而过,百里屠苏便握着剑柄站在那里。


 


----------


我们李易峰居然出道十个年头了 仔仔细细端详了二十岁的他和三十岁的他 时光没有留给他太多痕迹 年岁过后还是有棱有角 这一点就胜过其他太多了 明天开始再创造新的故事吧


希望我爱的他们平安顺遂

The Bodyguard【九】(补)

很有big:

之前的被吞了。勤劳的补一下。


小仙女们该夸的继续夸我哈,夸好了好逼格明天更新。






https://weibo.com/1103758814/FuXsEgZQy?ref=home&type=comment#_rnd1510591952353

【深山】夏日长

°:



给 @挑灯呵手照山河 饱饱


因为我太傻丢了大纲 导致完全不想写…


拖了好久好久嘤!


ABO


有车预警


*


章六


章七